經濟犯罪案例17李x芝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铜仁维锐经贸发展有限公司


經濟犯罪案例17李x芝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

作者:铜仁维锐经贸发展有限公司   |   时间:2020-10-01 11:34   |   浏览:189   

被告人肖x、付x芳、梅xx等人自2006年起在廣西玉林、北海、南寧以參加“連鎖銷售”、“資本運作”構造為名,通過不斷介紹他人加入,形成高低線層級收集干系,請求參加者交納大眾幣3800元至69800元不等的用度,并從中按不同比例予以分成,以此得到非法收益的方法進行傳銷舉動。該傳銷構造制度嚴厲、管理緊密,達到老總級別的必須從北海市轉移到南寧市居住,每月在南寧市參加老總級別集會,接受停業、失密等行業培訓,總結每月傘下事情狀況,迎接新老總提升、復制1萬元新上總紅包等。該傳銷構造同屬一系統,因下線人員發展迅猛,人數眾多,傳銷構造極端宏大且不斷分支,肖x、梅xx等38名被告人級別較高,均為老總以上級別,各被告人傘下發展下線人數均達到30人以上且層級在三層以上。構造內部層級分明,職責合作明白,大家在傳銷構造內按照所處職位各負其責,在傳銷舉動中均起到構造、領導、和諧等樞紐作用。

被告人李x芝,于2006年10月在玉林市由田x(田x亮)發展,交納69800元加入“資本運作”傳銷構造,當前引誘他人交納申購款加入該傳銷構造成為其下線人員,李x芝發展下線人員梅xx、孫x平易近等人,由于發展傘下職員眾多,于2007年8月上老總級別:賣力管理傘下職員的排位,復制洗腦事情,安排行業職員給新人洗腦講事情,將上線老總的挑唆轉達給傘下職員,起到高低達的構造、和諧作用。2009年9月成為系統賣力人后,賣力管理傘下團隊,建立經理室,掌管老總集會,安排、構造老總學習行業知識;向上匯報傘下上總職員狀況,對下宣布上總職員,辦理新的銀行卡作為收取本系統申購款的賬戶,收取申購款并發放人為。

被告人田x、高x芬、張x、盛x華、唐x根、李x芝、張x然、王x霏、王x、肖x芳、明x、田x、白x秋、楊x、劉x海、郝x國、朱x葦、彭x、朱x良、王x、劉x、劉x順、劉x明、宋x霞、葛x、蔡x、邵x娟于2009年12月4日在南寧市東皇商務酒店參加老總集會時被公安職員抓獲。為此,李x芝和其他犯罪懷疑人一同被提起公訴,被控構造、領導傳銷舉動罪,應以構造領導傳銷舉動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李x芝拜托蒙元路狀師為其辯護。

公訴構造控告被告人李x芝構造領導傳銷舉動,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情節,在傳銷構造內起到了構造、領導、和諧等樞紐作用,系主犯。針對公訴構造的控告,辯護人偏重從被告人李桂芝是從犯,是初犯,歸案后認罪態度好,在量刑時該當對被告人李桂芝從輕處罰等方面睜開辯護:1、被告人李X芝在本案中只起到主要的、幫助的作用,是從犯,依法可以從輕處罰。本案傳銷模式規定,要提升系統賣力人級別直接下線必須有二人達到老總級別,被告人李X芝并沒有真正符合這一前提。成為老總級別支出累計達100萬元后可提名提升系統賣力人,被告人李X芝也沒有真正符合這一前提。2、被告人李x芝是初犯,歸案后認罪態度好,該當酌情從輕處罰。

法院部分采納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認可被告人李x芝是初犯,歸案后認罪態度好,被抓獲歸案后,被告人李x芝一直都能夠如實供述自己涉嫌犯罪的究竟,沒有坦白自己的所作所為,屬于坦率交接。李x芝自己也是傳銷舉動的受害者。最終認定被告人李x芝犯構造、領導傳銷舉動罪,但減輕其量刑,僅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年。

廣西XX狀師事件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家眷的拜托,并征得被告人李X芝自己的贊成,指派我擔當李x芝的辯護人。辯護人對本案仔細閱卷、認真分析,會晤了被告人李x芝,參加本案的開庭審理,對本案究竟有了清晰的熟習。辯護人對公訴構造認定的究竟和控告的罪名都沒有異議。可是,被告人李x芝是從犯,是初犯,歸案后認罪態度好,在量刑時該當對被告人李x芝從輕處罰。具體辯護意見以下:

縱觀本案,被告人李x芝從始至終都沒有掌控申購款,這一財權一直都是把握在上線的手中。我們以為,只有實踐掌握申購款,才能真正掌握下線的傳銷職員,才能掌控局部傳銷構造;如許的人材該當被認定為本案的主犯。按照本案的證據材料,只有上到“獨平面系賣力人”級別才能實踐掌握申購款;而被告人李x芝并沒有提升到這一級別。

在被告人李x芝的傘下,梅xx比李x芝早上老總早已逾越;但李x芝的另外兩條線發展得并不好。這兩條線是所謂的親情線,其中一條并沒有上老總級別,另一條上老總級別的是孫x平易近;而孫x平易近是李x芝的老公,他并沒有實踐參與傳銷舉動,統統都是李x芝在操作,是李x芝利用購買空單等方法操作孫x平易近上總,這類操作在本傳銷系統中是普遍存在的。我們以為,利用親屬的身份證自己出錢購買份額,與拉他人加入傳銷構造引誘他人費錢申購份額,這兩種狀況的社會風險性是完整不一樣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李x芝的親情線上總是有水分的;因此,李x芝自己上系統賣力人也是很勉強的。

李x芝宣稱自己在傳銷舉動中的支出約莫是50萬,今朝沒有的確充分的證據否定李桂芝的這一說法。與此相關的一個究竟是,李x芝被提名提升系統賣力人是在2009年4月份,但由于沒錢繳納提升系統賣力人必須交的20萬元保證金,提升的事一直被拖著;直到籌借了20萬元交給上線付瑞芳,李桂芝才于2009年9月份提升了系統賣力人。李x芝借款交保證金的究竟,法庭上曾經得到付瑞芳的確認。這一究竟分析,李x芝上總后的實踐支出并未幾,沒有達到支出100萬元的行業標準。

前述究竟表明,李x芝只是非常勉強的提升了系統賣力人,她與實踐掌握申購款進而掌控局部傳銷構造的獨平面系賣力人級別另有相等的距離。我們以為,李x芝在本案的傳銷系統中,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比較主動參與的人,李x芝在本案中的職位和作用都是主要的,只起到幫助的作用,完整該當認定被告人李x芝為從犯。

李x芝沒有受過刑事處罰,沒有任何前科劣跡,是初犯。李x芝自己也是傳銷舉動的受害者,她是被他人游說當前,誤以為本案的“資本運作”模式是國家給廣西地方政府的政策。大批的究竟表明,傳銷的參與者最初都是被人“洗腦”而誤入正路;而且傳銷構造中明白規定一級管一級的事情,嚴禁越級打聽,因此,參與者何時能夠發明傳銷是個大圈套,這是沒法肯定的。本案的許多被告人均在法庭上宣稱,直到被公安構造采取強制步伐后,才知道自己參與的是非法傳銷舉動,李x芝的狀況也不例外。被抓獲歸案后,被告人李x芝一直都能夠如實供述自己涉嫌犯罪的究竟,沒有坦白自己的所作所為,屬于坦率交接。按照上述究竟和情節,按照我國的司法政策完整該當對被告人李x芝酌情從輕處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