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犯罪案例16劉XX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铜仁维锐经贸发展有限公司


經濟犯罪案例16劉XX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

作者:铜仁维锐经贸发展有限公司   |   时间:2020-10-02 14:34   |   浏览:60   

被告人李XX、許XX、徐XX、張XX、譚XX等人利用公司的構造形式,在被告人黎XX、石XX、孫XX的主動輔佐下,從2006年3月開始,分別在南寧、桂林、武漢、姑蘇、烏魯木齊、北京等地采取每月舉辦一到兩次“招商會”的方法,約請各地代理商、廠商朝表及故意向建立某商行的消耗會員等人參加,推介A公司的“消耗來福”和“雙響炮”經營模式。A公司還構造編寫了《永乾時期》、《消耗來福指南》、《永乾新經濟戰略》等書刊及主題光盤等宣揚材料,被告人付XX通過海內主流媒體對A公司進行宣揚,引誘大眾加入成為消耗會員及在全國各地發展某商行。被告人梁XX為獲得非法長處,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參與李XX、許XX、徐XX、張XX、譚XX等人在南寧市多來福商貿有限公司、A公司實行的消耗積分返利舉動,多次參加A公司在全國各地舉辦的招商會,幫助推介“消耗來福”(經營模式:李XX等人借“消耗者也能成為資本家”的“消耗新觀點”,以分期高額返利為釣餌,采取會員制傳銷形式,在全國范圍內發展職員加盟、開設某商行,通過商行發展消耗會員與消耗積分返利舉動。)和“雙響炮”(經營模式:仍是通過某商行這一渠道進行,只是將認購商品改成認養種豬。)經營模式。被告人劉XX,假名徐國飛為A公司設計電腦軟件,為A公司保護收集服務器,為A公司實施非法經營的犯罪舉動提供了極大便利,使A公司的“消耗來福”經營模式在全國得以疾速實行。從2006年3月至2007年8月,A公司在全國共發展某商行2984家,消耗會員77622人,至案發前收取全國商行的消耗款總計19億余元,共返利34期金額17億余元。被告人李XX、許XX、徐XX、張XX、譚XX五人非法贏利共43285034.21元。

公訴構造控告被告人劉XX具有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非法經營贏利數額特別巨大的情節,且劉XX等被告人為本案的構造者、領導者,系主犯。針對公訴構造的控告,辯護人偏重從劉XX是否系本案的主犯,所犯情節嚴重程度以及是否具有改過的表現等方面睜開辯護,:1、被告人劉XX有自首情節,自動投案,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舉動,認錯態度好。2、有立功表現;3、在本案中,劉XX僅起到幫助作用,是從犯。2005年11月其經同學袁X介紹才接辦“福來多”系統,即,在劉XX參與本案前,A公司的“消耗福來”傳銷模式曾經存在,劉XX對本案的發生,未起決定性的作用。

XX狀師事件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劉XX家眷的拜托,并征得其自己贊成,指派韋榮奎擔當被告人劉XX的一審辯護人.我們對本案仔細閱卷、認真分析,會晤了被告人,參加了本案的開庭審理,結合本案究竟和法律規定,辯護人對起訴書控告劉XX犯有非法經營罪不持異議,但辯護人以為本案中劉XX具有法定從輕及酌定從輕、減輕情節,具體辯護意見以下:

按照被告人劉XX和其他被告人向公安構造所作的供述以及公訴構造出示的相關證據和對本案究竟的認定,在劉XX為其事情前,A公司的“消耗來福”傳銷模式曾經存在,“消耗來福”返利計算軟件也曾經存在(已由劉XX的同學開辟出來),A公司的明細、賬單都是由各商行和總部相關職員直接輸入數據。劉XX的事情范圍僅僅是在原有軟件的基礎上加以改進,進行日常保護,將公司制訂的規則加入到軟件中,其起到的作用也僅僅是將這些數據計算當前編排成數據庫而已。

因此,劉XX對A公司的“消耗來福”傳銷舉動起到了較小的幫助作用,按照刑法實踐,所謂犯罪中的主要作用,指的是舉動人雖然直接實施了刑法分則所規定的某種犯罪的客觀方面的舉動,可是在配合犯罪中所起的作用遠遠要比主犯所起的作用要小。所謂犯罪中的幫助作用,指的是舉動人雖沒有直接實施某種犯罪,但卻為配合犯罪的實施和完成提供了無益前提。綜合局部案件來看,劉XX所起的作用符合從犯中幫助作用的要件。按照《刑法》第27條規定,在配合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或幫助作用的是從犯,對于從犯,該當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

被告人劉XX在公安構造偵察期間,主動配合調查,自動整理電子材料如實提供,對于公安構造順遂偵破此案并查明案情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這一點,公安構造在起訴意見書中給予了肯定。在偵察階段、檢查起訴階段以及庭審階段,均能夠如實供述其為傳銷構造提供幫助的犯罪究竟,并如實的交接了其非法所得數額,這些認罪、悔罪舉動是該當肯定的。

劉XX這次犯罪,其客觀上不屬于故意.按照劉XX在2007年6月9日向公安構造所作的交接,劉XX一直以為是A公司聘任自己事情,自己提供腦力勞動只拿人為,不是傳銷構造的一員,沒有什么大事。較著被告人雖然知道傳銷違法,但按照他自己的了解和熟習,國務院《關于禁止傳銷經營舉動的告訴》、《禁止傳銷條例》規定,對于傳銷的處理頂多是工商局查處、罰款等這些處罰而已,他根本不知道傳銷舉動本身會組成犯罪,更不會認知到僅僅是為傳銷構造做數據庫也會組成犯罪。辯護人以為,這跟明知是犯罪還要主動尋求犯罪結果的其他故意犯罪舉動,客觀犯意上有著較著的辨別,對此法庭在量刑上也該當予以思索從輕。